王连友 打造神舟嫦娥,突破航天制造空白地带

发布日期:2019-10-31 19:48:12    浏览次数: 1360

《新京报》是我们的视频

王连友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医院北京卫星制造有限公司加工中心的操作员,在该行业工作36年后,参与制造了100多艘航天器,包括通信、导航、载人航天和深空探测领域的航天器通信用大型结构部件的制造。他获得了中国技能奖、国家劳动奖章、神舟飞船首次飞行任务一等奖,并获得了国务院政府的特殊补贴。以他命名的“王连友技能大师工作室”成为第一批国家技能大师工作室。

[阐述]

宇宙飞船要求极高的精度。例如,加工大船舱就像在气球上雕刻一样。

我自己更小心,可能更适合这个职位。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受过任何重伤。

1988年,我开始转向数控加工,这是第一批从事数控加工的航空航天。数控加工在航天器的生产制造上取得了飞跃,生产效率成倍提高,就像从一头老牛变成了一匹快马。

从那以后,它赶上了太空的快速发展,从每年发射一次和一颗卫星到每年发射几次和几十次。现在它每年可以向天空发射数百颗卫星。这就要求我们的生产和制造有进一步的改变。现在智能制造的新时代正在到来。在我退休前的几年里,我希望在这个领域做更多的事情。

[工匠美学]

从卫星到神舟飞船,再到后来的天宫一号、天宫二号、嫦娥探测器等等,神舟一号和神舟五号两个飞船是最能倾吐心声的。它们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后来的技术创新就是基于这两次。神舟一号载人飞船与以前的飞船完全不同,精度高得多,产品复杂得多。

他制造了最高、最远、最快的机器。

王连友身材瘦削,一丝不苟地梳头。当你看着他的脸时,你不会忽视那双眼睛,它们不是大的,而是明亮的,当你盯着某物时,它们非常有洞察力。这可能是多年来盯着刀尖发展起来的。他在刀下的精度是如此的苛刻,以至于它常常小于发丝的直径。对他团队中的年轻一代来说,这些眼睛让他们敬畏,因为任何不正当和不正常的操作都无法对他们隐藏。

8月23日,王连友照常在车间巡视。在不同的生产领域,他同时生产许多大部分的卫星和宇宙飞船。在普通人眼里,厂房干净一尘不染——这是航天器生产的环境要求,但王连友一路上仍然看到许多问题。

离退休还有四年,团队里有将近80名技术工人,没什么好担心的。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培训更多的年轻人来应对日益密集的航天器生产任务。

"老师们特别注重良好习惯的培养."冯路说。他是国家技术专家、北京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王连友的徒弟。他已经站在了行业金字塔的顶端。然而,当主人向他解释这件事时,他仍然仔细地听,不敢错过任何东西。

经商36年后,王连友认为说什么质量最重要仍然是惯例。在机械加工领域,人才、勤奋、经验等也是必需的,但在航天产品“安全”和“零缺陷”的要求下,无论一个人有多聪明,他都不如他良好的工作习惯可靠。

王连友工作服的两个口袋是空的,但扣子总是扣着。弯腰操作时,放在口袋里的工具、手机和小物件会掉下来,砸到构件表面的一个洞,昂贵的零件可能会报废。他见过这种低级别的质量问题。口袋掏空、扣紧和一个简单的动作可能决定成败。

因此,在每个操作步骤之后,工具必须返回到它们的原始位置,并且必须记录操作。冯路说,产品的一部分的加工涉及数百个过程。王连友的团队已经为大型卫星舱承担了数十项联合处理任务。从未发生过重大的人类质量问题。产品检验合格率为100%。秘诀在于“根据基础做事,根据基础做事,做记录”这一由来已久的太空职业习惯。

王连友的单位有一个看似普通的名字:北京卫星制造有限公司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1号就诞生在这里。

1970年,东方红1号发射升空,王连友7岁。他记得当北京空无一人时,每个人晚上都会从大楼里出来,抬头看着经过北京的卫星。当时,路边的大喇叭响起了“东方是红色的”和“我以为音乐来自星星”这是他第一次了解中国航天工业,留下了深刻的震惊。

北京卫星制造有限公司在他入厂的36年里,生产了200多艘宇宙飞船,其中100多艘通过王连友的手,包括各种卫星和宇宙飞船。

航空航天数控加工的先驱,28岁的技术员

像那个时代的许多人一样,王连友的进入是偶然的。

他在北京出生和长大。当他从人大附中毕业并参加征兵时,他有两个单位可供选择。他选择建造卫星。

那时,他对机械制造一无所知,也分不清汽车和铣削的区别。进入工厂后,他被分配到一个精密加工小组。很快,人们发现这个团体实际上是卧虎藏龙,有来自太空部门的劳动模范和生产排头兵。他们都有独特的技能。

在他进入工厂后不久,处理团队接受了一项重要任务:生产一批用于国内卫星的陀螺仪。王连友跟随他的主人。他自己的主人不仅教他如何磨,镗床主人也教他如何镗孔。车床工人教他如何研磨车刀。所有的老主人都不遗余力地教他。

经过两年半的学徒生涯,他的师傅被指示调到数控操作岗位,开始学习数控技术。当时,太空制造刚刚开始使用数控机床,大师是工厂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很快,王连友,一群年轻人,也转向了数控加工工作。他接管了一些外国品牌的机床。1988年,他正式开始了他的数控加工生涯,成为数控加工的先驱。

"数控加工是当时像人工智能一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技术,尤其受到人们的关注."王连友回忆道。

当时,他上夜校,学习了4年机械加工课程,但没有一所学校开始教数控,因为它们对老师来说太先进了。然而,在学校学到的机械原理极大地帮助了数控加工,并且凭借自己的数学基础,他的编程和设计能力立即脱颖而出。

1992年,为了加快技术人员的培训,国家开始破例挑选技术人员。王连友成为第一批被航空航天部破例选中的技术人员之一。他只有28岁。以前,技术人员只能在退休前五年参加评估。王连友与时俱进,挽救了近30年。

这时,中国航天工业也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接下来是一系列重要的任务。最困难的数控加工任务交给了王连友和他的同事冯爱民,他比王连友小5岁。

划时代的神舟飞船:“气球雕刻”

五十年前的1969年,美国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将两名宇航员送上月球。直播通过电视信号传输到中国,震惊了科学界。阿波罗登月刺激了中国太空飞行的发展。宇航员屏住呼吸,想把我们自己的宇航员送上太空和月球。

第二年,中国迈出了第一步,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送入地球轨道。然而,载人航天仍需要长期探索。直到1992年1月,中国开始了载人航天工程。

1996年,第一艘无人驾驶实验飞船神舟一号正式移交给北京卫星制造有限公司,由王连友和冯爱民担任主要运营商。这个问题来得像座山,但他们只有几个月的时间。

事实上,王连友和冯爱民也缺乏技术能力,或者说,当时整个工厂都处于制造飞船的探索阶段。这是中国第一个大型太空舱,以确保宇航员的安全。“人的生命是天堂,”王连友说,这与以前所有的宇宙飞船完全不同。

飞行舱体的加工难度是前所未有的。与舱体的巨大体积相比,壁板相当薄,相当于在加工过程中在气球表面雕刻。它一碰就发抖。如果它轻,它将偏离,如果它重,它将报废。

此外,轨道模块、返回模块和推进模块的对接需要极高的同轴精度和微小的同轴度差异。飞船在高速飞行期间的姿态控制可能会差到一千里。在加工过程中,结构的质心必须绝对准确。

王连友和他的同事们已经攻克了这种“大、薄、精”的大舱室数控加工技术。从神舟飞船到天宫一号目标飞机,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天舟一号货船,再到空间站,它一直被使用,已经成为中国航天飞行的“定海深圳”技术。

神舟一号在这个时间点之前完成了制造。此后,所有神舟飞船都来自北京卫星制造有限公司。2003年10月,经过前四次测试,神舟五号正式载人。宇航员在宇宙飞船中环绕地球21小时。最后,太空舱穿过危险的大气层,降落在内蒙古四子王旗的草原上。

一整天,王连友都感到很不安。直到宇航员着陆并离开太空舱的消息传出,他们的心脏才得以修复。

探索智能制造应对快速空间发展

神舟一号是一个转折点。当王连友和冯爱民在数控机床上通宵工作时,他们下定决心要培训更多的人。

当时,别无选择。只有他们两个精通数控加工。这真是非常艰难的一天。后来,他们打破了一师一徒的做法,两人同时带走了两个弟子,加快了训练速度。

后来,这为王连友团队演变成了一种“n+1+m”人才培养模式,其中多名大师带一名学徒训练各种设备,每个学徒都是多技能、多用途的。目前,王连友团队共有79名成员,形成了人才梯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2名,全国技术专家13名,高级技师21名及以上。

虽然王连友是团队中年龄最大的成员之一,但他与时俱进,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掌握着最先进的专业知识。每两年在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上,他都不停地参观和学习。

在极端环境下运行的航天器有极高的制造要求。王连友亲自建造了这些卫星、航天器和探测器,他对中国高端制造业的水平最有经验。航天器很难设计和制造,特别是在中国工业基础不深的基础上。他和他的同事们做的许多事情都在突破这个差距。每一块都将推动中国的航天制造业,甚至中国的制造业一点点向前发展。

退休前的最后几年,他的注意力转向智能制造。在他看来,这座厂房也应该改变。

近年来,王连友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到处调查高端设备。其中一些是他进口到工厂大楼的,带来了先进的航天器制造能力。

车间工人栗鹏点击了电脑前的几只老鼠,他身后的两层立体橱柜嗡嗡作响。十几秒钟后,柜门打开,工具托盘自动推出。几十把刀子整齐地排列在托盘上。栗鹏挑了一个他想要的。这个40层的工具存储系统集成了智能存储、管理和传输。以前,工具存放在架子上,所有操作都是手动完成的。

三维工具库由王连友介绍。智能存储和管理使管理刀具的整个寿命成为可能。每种刀具使用了多长时间、多少次以及在哪些产品上,都有详细的记录。工具磨损导致的生产误差是制造过程中必须避免的问题。以前,这些依赖于经验,但现在它们依赖于数据。

王连友还将一个红色机器人引入了车间。像变压器一样的机器人本质上是一个巨大的机械臂。底部的万向轮可以向任何方向移动。过去,工人在加工中心夹紧待加工的结构零件,完成一个步骤后,他们去另一个加工中心。之后,机器人可以在厂房的结构部件周围行走,整个空间的利用将变得更加灵活和高效。

离退休还有四年,王连友有一种紧迫感。他希望太空制造能尽快赶上智能的步伐,为子孙后代铺平更多的道路。因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太空将保持高密度发射,这就要求卫星船的发展速度越来越高。

1983年,当王连友第一次进入北京卫星制造有限公司时,中国只发射了一枚火箭和一颗卫星。到2018年,中国已经发射了39次。最典型的是北斗三号,它于2017年底首次飞行,并在一年内密集发射了19颗卫星。航天器的快速发展能力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在工作之初,他赶上了数控加工的新时代。随着退休的临近,航空航天情报的时代即将到来。两个时代的中间是中国工业快速发展的40年。王连友亲自参与、经历并见证了两个时代的发展。

[·卡彭特的心]

新京报:你认为取得成就最有价值的是什么?

王连友:我最珍惜的是我带出来的团队。这个队里有很多人才。我希望它们比蓝色更适合你。他们比我好,这是我最骄傲的事。

新京报:你认为什么时候是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能坚持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王连友:最困难的事情是发展神舟一号。当时,有两个主要运营商。真的太难了。当时,处理技术不太确定,任务节点被严格地固定在那里。每个人都在等待,必须不遗余力地采用各种方法。任务不能卡在我们的链接中。

新京报:你在生活和工作中一直坚持什么?

王连友:不断提高。太空飞行的各个方面都紧密相连。一个小错误需要很高的价格。因此,在普通人眼里,我们都是非常真实的人。

新京报:你希望在未来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对未来有什么样的期望?

王连友:我希望继续培养人,教给他们我自己的经验。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仍然拥有广泛的知识,现在我也参与了高端设备的进口和验收以及现场管理,希望发挥我的作用和影响力,为智能高端航空制造做更多的事情。

[原始记忆]

1983年,他进入第五宇航科学院529工厂,从事卫星结构的精密铣削。

1988年,他进入航天器数控加工领域,成为中国航天工业最早的数控加工技术人员之一。

1992年,他成为空间事务部以不同寻常的方式挑选的首批“小技术员”之一。

1996年,中国第一艘神舟一号飞船被精确制造出来。

2003年,中国第一位宇航员乘坐神舟五号飞船进入太空,神舟五号太空舱也由王连友制造。

2008年,他获得了“中国技能奖”,这是中国技能人才领域的最高奖项。

2012年,“王连友国家技能大师工作室”成为人力资源和社会服务部命名的首批50个国家技能大师工作室之一。

新京报记者倪伟

新京报摄影师蒲丰

编辑赵红艳校对翟永军

快3网上投注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