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珠峰绝恋”毁掉《攀登者》

发布日期:2019-11-03 07:38:57    浏览次数: 4145

“遗嘱要点”预告片

面对《攀登者》的票房成绩,有些人很早就开始唱了下来:不幸的是,王咋的精彩主题阵容可能会很火爆。

观众的大部分争议集中在以吴静和章子怡为代表的《打破爱情的珠穆朗玛峰》。当时男女之间的爱情剥夺了真正的“登山者”的聚光灯。这是不能容忍的。

事实上,《攀登者》背后的真实故事远比电影精彩。

因为登上世界之巅是一件如此壮观和激动人心的事情!

有一次,当被问及为什么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英国登山运动员马洛里回答说,“因为它就在那里。”(“因为它在那里!”)被铭记至今。

然而,对于59年前的214名中国珠穆朗玛峰登山者来说,更深层次的动机来自国家、人民和坚不可摧的信念。

1960年,中国和苏联之间的蜜月期消退,在与尼泊尔的边界谈判中,中国提议珠穆朗玛峰应归两国所有。

1953年5月29日,尼泊尔导游丹增·诺盖和新西兰登山运动员埃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ary)从南坡攀登珠穆朗玛峰,成为历史上第一支成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队伍。

尼泊尔珠穆朗玛峰的南坡相对平缓,而中国的北坡横穿世界上最长的冰坡,许多100米的陡坡接近70度,有些甚至接近90度。西方国家认为羽翼未丰的中国登山队从北坡登顶纯属痴心妄想。

因此,即使面对国家的经济困难,中央政府仍然拨出70万美元给瑞士购买登山设备来支持登山。

因为对中国来说,这是一场捍卫尊严和展示实力的艰苦战斗,而且是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的。

为了完成这项任务,一些登山运动员愿意用他们的血肉为他们的队友建造梯子。有些人脱下登山靴,撞上冰锥,而不用担心双脚被截肢。最终,王福洲、瞿银华和龚步,尽管到达了8830米的高度,氧气耗尽,仍然毫不犹豫地冲上了顶峰。他们已经发誓要把庄严的五星红旗和受人尊敬的毛主席画像送上世界最高峰。

谁能成为英雄,谁会被历史铭记,可能是命运,也可能是时代的选择。但是有一件事,在最后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三位英雄的背后,有更多的人和故事要在这个国家庆典的日子里被铭记。

[一个男人曾经把他的肩膀当成梯子,把他的队友送到世界的顶端]

有人曾经问吴静,回顾六七十年代的登山者,你对他们有什么感觉?

他回答说:“从心底里崇敬,那真的不是拼命冲上去的。例如,刘连曼同志,为了让队友顺利下山,他冒着生命危险把氧气罐留给队友。那是生与死之间的一种友谊。太感人了。如果我要拍摄一个60年的故事,我会特别喜欢扮演那个人。”

“登山者”剧照

这部电影并没有直接展示更多刘连曼的故事,但当他在1960年登上珠穆朗玛峰顶峰时,他以肩膀为梯子,将队友送上了世界之巅,这是由吴京扮演的“方五洲”。

从北坡攀登珠穆朗玛峰有三个著名的困难,即奥贝、大丰口和第二步。

奥贝是一堵冰雪墙,平均坡度约为40度,位于珠穆朗玛峰及其姊妹峰北峰之间,高400米。冰雪的厚度超过100米。那里经常发生冰崩和雪崩,这对登山者来说是致命的危险。

海拔7400米至7500米之间的大型风口,由于风的“窄管效应”,最大风速为12。登山者在大风出口处遭受了大面积冻伤。

第二个台阶位于海拔8680-8700米之间,有一个高度超过10米、平均坡度超过80度的垂直岩壁,几乎找不到任何攀爬支撑点。

刘连曼

当时,面对城墙的一般第二步,有着出色攀登能力的刘连曼主动为他的三个队友王福洲、瞿银华和龚步开路。然而,他连续4次没有成功攀登,因为没有地方可以集中注意力。所以这四个人试图击中胸部高的岩壁上的冰锥,但是他们无法用8公斤高的登山靴和冰爪爬起来。

刘连曼,一名前消防员,提议把他的队友扶上梯子。为了不伤到刘连曼的肩膀,瞿银华脱掉了他的高山靴,基本上是光着脚等着,花了一个小时击打冰锥,最后把三个队友拉上了悬崖。

这条曲线是当年瞿银华标出的攀登路线。后来,这里设立了一个“中国梯子”为登山者服务。

然而,由于过度的体力消耗,刘连曼无法继续攀登。残酷的现实摆在我们面前:如果我们把他留在这里,我们就会放弃他。

在海拔5500米的地方,氧气含量是平地的一半。在海拔7000米的地方,氧气含量相当于水平面的三分之一。在海拔8000米的地方,氧气是海平面的四分之一。因此,西方高空生理学将8000米以上定义为“死亡地带”。

用王付州的话说:“如果你只是坐在那里不动,你可能会死。”然而,船长王福洲别无选择,只好给刘连曼留了一瓶氧气,含泪告别,继续前行。

虽然意识逐渐模糊,但刘连曼不愿意使用珍贵的氧气,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摸索着写了一张“遗书”,等待死亡——

王付州同志:我还没有完成任务。我向人民道歉。给我氧气和糖,你用吧!也许它能帮助你迅速下山,向祖国人民报告胜利的消息。再见!你的战友,刘连曼。

这个故事在这里来来回回。

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王福洲、瞿银华和龚步在下山的路上发现了奇迹般的刘连曼。当时,这三名球员已经24小时没吃东西了。除了通过吃雪来消除饥饿之外,刘连曼保存的氧气和糖果也成为了救命材料。

刘连曼后来回忆说,在他进入睡袋之前,他以为自己会死。但是当他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醒来,看到通往山顶的雪坡上留下的脚印时,他想其他三个人可能已经到达了山顶。那时,他不知道力量从何而来。他立刻站起来欢迎他的战友。

[一个爬到顶端的英雄后悔没有截肢]

1960年攀登珠穆朗玛峰时,瞿银华系上冰爪,准备攀登北洼

瞿银华的女儿瞿红流着泪看着登山者。9月23日晚上,她这样描述她的父亲:

“我父亲走路像鸭子,碰到它就会摔倒,因为他的脚抓不到它。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并不认为他是英雄,但我感到相当惭愧,因为他不像其他父亲那样是神武。”

曲红颁发父亲奖

从左到右,主持人、制片人任中伦、成龙的原型夏于波和张毅依次出现。

作为一名资深登山运动员,踩着刘连曼肩膀的瞿银华当然知道在海拔8700米的寒冷地区脱下登山鞋意味着什么。他非常清楚和坚持,愿意牺牲自己的脚来换取胜利。

最后,瞿银华的十个脚趾和两个脚后跟都被截肢了。

“登山者”剧照

在《攀登者》中,张毅扮演的曲宋林是以曲银华为原型的。他曾经描述过赤脚在雪地里拍摄的感觉。

“拍摄时,体感温度约为零下20至30度...当你的脚放在雪地上时,就像熨湿衣服和发出“滋啦”的声音...就像几把刀子划伤了你的脚背。起初,它可以被携带几秒钟,但十几秒钟后,它就站不住了。”

我真正的痛苦来自大喊“卡”。因为没有地方让我的脚站立,没有鞋子,而且全是冰,我跌倒在地,抬起脚。疼痛可怕,难以呼吸。”

即便如此,瞿银华征服第二步的痛苦难以想象。

“当你上山的时候,你必须切冰。如果你的手臂没有足够的力量,你就做不到。”瞿银华的妻子杨应均认为,丈夫双手挥舞斧头的能力是他入选中国登山队的最重要原因。

瞿银华

张毅记得瞿银华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不能不脱就上去,但是不脱就上去是可能的。”

鲜为人知的是,到达山顶后,瞿银华脱下手套,以便开枪发出到达山顶的信号。他的手指也被冻伤了,最后他的右手食指被截肢了。

手指和脚趾骨折有什么遗憾吗?杨应均说她的丈夫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并开玩笑说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小老太太。

瞿银华的这张照片感动了张毅。

然而,她的女儿曲红非常清楚,作为一名摄影师,她父亲一生中的遗憾是没能拍下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照片。因为当时是凌晨4点,珠穆朗玛峰的顶部仍然是黑暗的。只有当他到达海拔8700米时,他才拍摄了两张照片,并拍摄了自己和队友留下的脚印。

也是因为没有留下任何图像,一些西方国家拒绝承认中国人从北坡爬到山顶的事实。在《攀登者》中,吴京和张毅扮演的角色反复提到了这一事件,这成为中国在1975年再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动机。

瞿银华的证书上还印有当时外国人测量的珠穆朗玛峰高度。

事实上,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成功攀登珠穆朗玛峰,攀登珠穆朗玛峰成为一个技术竞争领域,同时打破了“是”或“否”的记录。中国重建登山队的目的是让中国人测量珠穆朗玛峰的具体高度(8848.13米)。

根据曲红的记忆,“父亲对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态度就像一场战斗。”他很少谈论过去,因为"同志们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即使你出名了,你也不愿意炫耀。"

谁能成为英雄?历史会记住谁?】

登山者预告片截图

谁能成为英雄,谁会被历史铭记,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或时代的选择,但有一点,在英雄的背后,有更多的人和故事,不应该被遗忘。

攀登珠穆朗玛峰是一项长期活动,通常需要三个月。1960年,中国珠穆朗玛峰登山队正式成立,该队有214名成员。

中央电视台的“国家记忆”节目透露,领队石占春带领四人游行,并逐渐适应攀登珠穆朗玛峰。然而,在第三次适应性行军中,该队遭遇暴风雪,主要队员冻伤超过50%。石占春也被冻伤了。

当面临困境时,有人建议先遣队和运输队应从二线队员中挑选,诞生了一支由13名运动员组成的突击队,其中包括登山队副队长许婧、王福洲、刘连满、瞿银华和贡布,他们刚刚年满24岁。

1960年6月7日,王付州、巩俐和瞿银华在胜利后受到群众的欢迎。在那一年的国庆庆祝活动中,中国登山队也被邀请参加群众游行。

在一次事故中,对讲机丢失,突击队无法与大本营取得联系。在没有天气预报和其他命令的情况下,每个人都一致决定冲上8500米高度的突击营地。

这是去珠穆朗玛峰途中的最后一个补给站。在第三次适应性行军中,石占春带领队伍扎营准备物资。

但是当他们到达时,突击队被蒙在鼓里。锅碗瓢盆和食物被强风吹走了。此外,这里储存的十瓶氧气中有两瓶是空的。

一瓶氧气可以持续4小时。据估计,每个人必须有两个瓶子才能到达顶部。根据事先安排,其他九名运输人员在完成任务后返回8.1亿米营地待命,这意味着其余五名运输人员中的一人必须放弃攀登山顶。

当时,它离山顶只有380米。谁会放弃呢?

瞿银华站起来说,“最初我的任务是拍摄登山。我是否到达顶峰并不重要,但你必须到达顶峰并胜利归来。”

一夜之后,天空晴朗,队员们迎来了最好的一天和最后一次攻击峰顶的机会。然而,命运伤害了人们。许婧没走几步就摔倒了。他双耳失聪,不愿意再走几步。然而,他仍然不能。

自从第一次行军以来,许婧几乎每次都担当起先锋侦察的角色,为整个队伍开路,他的体力已经严重耗尽。一想到不能到达山顶,他就流泪了,但他没有时间犹豫,只好让瞿银华代替自己登上山顶。

王福的女儿王毅评论道:“他们的感情就像烈士一样。他们继续前进,放弃生命,忘记死亡,即使他们没有被杀死,他们也必须完成任务。”出发前,登山队的所有成员都写下了他们的遗言,就像去探险一样,想知道他们是否能回来。

《攀登者》展示了1960年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过程

后来,每个人都知道了这个故事。刘连曼愿意做一个梯子,用他的血肉送他的队友越过“第二步”自然屏障。

在海拔8830米的地方,王付州、瞿银华和龚步都耗尽了氧气,但是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们必须继续前进。最后,1960年5月25日凌晨4点20分,这三个人抬起头来。除了闪亮的星星,没有什么可爬的。因此,他们完成了首次从北坡征服世界最高峰的壮举。

“徒手攀岩”海报

有一次,当被问及为什么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英国登山运动员马洛里回答说,“因为它就在那里。”(“因为它在那里!”)被铭记至今。

在今年奥斯卡获奖纪录片《自由攀岩》(Free Rock Climbing)中,濒临悬崖底部死亡的自由独唱明星亚历克斯·霍诺(Alex Hornaud)直言不讳地说:“不管我做得多好,都不够好。否认自己的无底洞是我动力的源泉。”

但对于59年前的214名中国登山运动员来说,更深层的动机来自国家、人民和信仰。

刘连曼、瞿银华、龚步和王福洲是四位登山英雄。

2016年4月27日,随着刘连曼的去世,当年登顶的四位登山运动员中,只有贡布还活着。当一名记者打电话给他时,他的家人回答说,这位90多岁的老人身体虚弱,频繁的采访和过去总是会加重他的不适。而且多年来,为了他的身体,他的家人一直藏着“战友”。

令人惋惜的是,随着1960年有关攀登珠穆朗玛峰更多细节的披露,互联网曾讨论过“如何评价中国首次攀登珠穆朗玛峰时把刘连曼扔在半路的行为”,这并不流行。

《喜玛拉雅山的守护者》的作者江玲采访了刘连曼四次。正如她所说,“他有着朴素的品质和宏大的心理模式...如今,人们有太多的选择,永远不会理解他们的忠诚和专一。”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